好啦!好久好久好久好久,沒更新的文章終於更新了。

我說過會一篇一篇輪流更新的,當然會快速的更新完,除此之外還會開直播問喜歡少女時代的成員的問題喔!

以下回顧:

[EH] 幸福,離我這麼近 (1) 

[EH] 幸福,離我這麼近 (2) 

[EH] 幸福,離我這麼近 (3) 

[EH] 幸福,離我這麼近 (4) 

[EH] 幸福,離我這麼近 (5) 

[EH] 幸福,離我這麼近 (6) 

 

不好意思,讓大家等這麼久才發,從2017年開始會繼續更文到完結喔!跟Taeny的文章一起更新,請大家原諒我沒更新喔!QAQ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以下正文

 

 

7.上班

 

 

嘉樺一早七點起床,就發現,馥甄已經起床弄早餐了!

 

忽然腦袋靈光一閃,趁馥甄沒注意到自己已起床,靜悄悄的從後頭抱上她,親密的互動讓嘉樺嘴角上揚,但打從心裡已經準備好要被她揍了。

 

她沒尖叫也沒有打她,反而愣了一下後,又繼續手邊的工作,把煎好的蛋餅放上盤子,把盤子拿起放在嘉樺面前,要她接過盤子放到餐桌上。

 

嘉樺一時沒搞清楚狀況,直接用手拿起蛋餅放入嘴裡,嚼著嚼著,突然眼前的女人轉過頭瞇眼看著自己,才曉得自己準備遭殃了。

 

「啊!陳嘉樺,妳幹嘛把蛋餅吃掉,我是要妳把蛋餅放在餐桌上,誰叫妳吃掉的啦。」馥甄瞬間憤怒,一時連嘉樺都傻了眼。

 

「呃……妳沒說,我不曉得……」嘉樺無辜的把蛋餅吞下肚後,委屈的訴說著。

 

「現在該怎麼辦,我只有煮一份早餐,我等等要去上班了,妳要怎麼賠我。」馥甄火大的討自己的早餐。

 

「妳等一下上班?妳不是還在請假嗎?這麼快就要上班了?」嘉樺皺眉的往下看馥甄的腳。

 

「公司只肯讓我放三天假,我又不是妳,都已經三天沒上班了,妳的公司沒開除妳嗎?」馥甄一早沒吃早餐,火氣可大了。

 

「哈哈……」嘉樺摸摸後腦。

 

因為自己是HE大公司的新總監,公司讓自己調適時差給放了一星期的假,當然不用去上班也不會被開除,因為都是公司的命令。

 

「哈什麼哈,我要去上班了,晚上下班在跟妳算帳。」馥甄生氣的指著嘉樺說。

 

嘉樺也只能摸摸後腦,不敢回應馥甄的話,因為一早沒吃早餐的馥甄可兇的呢。

 

馥甄轉身脫去身上的圍裙,掛在一旁的吊鉤上,走進自己的房間內,才不過幾分鐘的時間,她已經換好一套衣服走了出來,卻只見嘉樺一臉皺眉的模樣。

 

「怎樣?不好看嗎?」馥甄整理裙子的皺摺,讓自己服裝更加完整。

 

「這裙子太短了,我不喜歡。」嘉樺直接的回答,讓馥甄臉綠了。

 

「這公司規定的,我有什麼辦法,再說,妳管我穿得多短。」馥甄不想在理會嘉樺,直接略過她,走到大門前穿鞋子。

 

「妳怎麼去上班?」嘉樺看看她穿鞋子模樣有點不穩,看來還是會疼吧?

 

「走路。」簡短俐落的回答。

 

「沒坐車?」嘉樺眉頭皺得更深。

 

「哪來的車?」馥甄回頭看嘉樺。

 

「公車啊。」嘉樺走向前細心的把馥甄衣領整理好。

 

「我不喜歡人擠人。」馥甄認真的回應,一時嘉樺啞口無言。

 

對吼,馥甄不喜歡人擠人的場所,所以當然不會去做人擠人的公車,於其坐公車不如走路會比較安全的她,我怎麼會沒想到呢!我真是笨啊!

 

「那我開車載妳上班。」嘉樺一說完,轉身進房間找車鑰匙。

 

「不用了啦,我自己走路上班就好了。」馥甄不想多麻煩嘉樺。

 

「不行,我不能讓腳受傷的妳,獨自一人走去上班。」找到車鑰匙後,就只單單拿起一件薄外套套上。

 

「但是……」馥甄想拒絕,卻被嘉樺打斷,「但是妳需要我。」

 

馥甄一聽見臉發紅,這樣坦蕩蕩的直白話可讓她害羞了。

 

嘉樺笑著的走進馥甄身旁,穿起鞋子,牽起她的小手,打開大門後,轉身回應,「上班幾點?」

 

馥甄愣愣的回應,「八……八點。」

 

嘉樺看了看自己的手錶,七點四十分了,感覺到不妙的狀態下,拉著馥甄的小手就往樓下跑,甚至大門都沒完整關上就衝下樓去了。

 

嘉樺開啟車子引擎,按下打開倉庫的開關,兩人都坐上車內,一下子催個油門就衝出倉庫外,都不曉得轉了幾條巷子了。

 

嘉樺邊開邊問,「妳公司在哪?」

 

「我公司在前面右轉直走,剛好右側最大棟那間公司就是了。」馥甄告訴嘉樺公司方向。

 

「好。」嘉樺聽隨馥甄的話,跟著她指示方向走。

 

開著開著,總覺得這條路有點熟悉感,感覺好像有開過這條路的樣子……

 

才剛回國的嘉樺,不太記得自己走過的路程,畢竟還在熟悉路況,但是開的這條路上總覺得很熟悉,但又不確定自己是否開過這條路,直到開到馥甄上班的公司外頭,才發現……這不是自己要上班的HE公司嗎?

 

馥甄解開安全帶,下了車後,回過頭跟車內的嘉樺提醒,「妳等等開車回家要小心,還有記得要關倉庫的門和家裡大門,以免遭小偷。」

 

嘉樺愣愣的點個頭後,馥甄就離去進公司裡頭,直到警衛要來趕車主擋到後頭車輛的時候,才被警衛認出車位是新上任總監,嘉樺才回過神的指示自己並未要進公司而開車走了。

 

嘉樺一路上都半愣的模樣開車,也不曉得自己哪來的神技術回到馥甄家裡,因為開車一點印象都沒有,整個人都處於恍神狀態。

 

停好車,把倉庫門關好,而走上樓去,把大門鎖上,整個人坐在沙發上想著一件事情。

 

馥甄竟然是HE的職員,也就是我的屬下。

 

剛進公司內的馥甄,腳還紅腫的關係,走路不是很平穩,但還是能走樓梯上七樓。

 

不喜歡人擠人的馥甄,避開人潮的電梯,自己一個人走樓梯上七樓辦公室,今天好不容易走到七樓了,卻被女同事發現自己走樓梯的事情。

 

「哇,今天是走樓梯上來嗎?」任家萱一副驚訝表情看著她。

 

「嗯,是。」不習慣與別人聊太多事情,都用簡單口語回應。

 

「妳不累嗎?」任家萱非常驚訝的問。

 

「不累。」其實很累,只是不習慣人擠人的自己必須要走樓梯的本能,一時也改不了。

 

「好厲害喔!我很佩服妳這樣走七樓,要是我就不行,哈哈哈。」任家宣不斷稱讚馥甄。

 

但始終馥甄還是擺出一臉冷淡的表情看她,一句不回的走到自己位子上休息,畢竟走七樓也是會累,更何況現在自己還腳傷。

 

打開電腦電源,看著電腦上顯示八點整,抬起頭左右盼顧著整個辦公室,竟然只有兩個人到,這是怎麼回事?

 

「請問……」馥甄回頭問坐後頭的任家萱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任家萱抬起頭看回。

 

「今天怎麼只有我們兩個人?」

 

「喔!今天主管們都開會議,助理都陪同去,剩餘就我們兩個人待在辦公室裡頭。」

 

「那今天要做什麼事嗎?」馥甄想早早做完事情,早早下班。

 

「今天嗎?等我一下。」任家萱起身走到主管的桌前看,沒多久就走回來說:「主管沒吩咐,所以今天中午就能下班了吧?」

 

「這麼早?」馥甄一臉驚訝。

 

「早下班不好嗎?」任家萱歪頭的問著。

 

「沒有不好,只是……沒有做事就下班,感覺不像在上班。」馥甄感覺自己進的大公司,感覺上沒這麼嚴格。

 

「喔!那是因為最近來了一位新總監,所以目前所有人力都會四處分散,目前我們會計部門的主管不會調動,所以請放心吧!」

 

「主管調動不好嗎?」

 

「沒有不好,只是我們主管都很仁慈,不到下午三點就能放我們下班,手邊的工作也不會放爛,對於屬下很信任,所以不調動會比較好。」

 

「喔……」馥甄終於了解現在公司內部事情。

 

但是,自己才剛進公司上班就有新上任的總監,不曉得是怎樣的人,希望不會太刁難我們部門或者太苛刻才好,因為畢竟自己也有在公司好過一點。

 

「而且聽說新總監是一位很帥又很酷的女生,頂著紅髮就上鏡頭了,完全不像是總監的樣子。」任家萱敘說新上任總監的事情。

 

馥甄只聽到紅髮這兩個字特別在意,因為某個人也是染著紅髮還開著紅色跑車,真不曉得她從哪裡賺來這麼多錢。

 

任家萱不斷說著新總監多好多帥多酷的事情,田馥甄一點思緒都沒放在新總監事情上,只想著趕快回家陪陪那個傻瓜,不曉得她在家裡孤不孤單。

 

十二點一到,真的被任家萱說中的下班了。

 

自己一個人傻傻的站在門口前,被太陽熾熱的照射著,感覺今天中午的太陽特別刺眼。

 

一下子,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紅色跑車彎了進來停在自己面前,拉下車窗說:「餓嗎?」

 

馥甄自己拉開車門坐上去,關上車門後,看了看嘉樺的臉說:「有點餓,但不是很餓。」

 

嘉樺聽見她的回應,嘴角微上揚的笑了一聲,就催起油門,不給馥甄一個目的地的答案,直接開車到目的地會比較快。

 

馥甄曉得嘉樺不跟自己講目的地是她的作風,就是為了讓自己能猜測她的心思,但始終沒有猜對過一次,因為根本就沒用頭腦猜過任何一次。

 

開車的路上,馥甄想起今天任家萱說的事情,突然開口說起。

 

「今天上班時候,我同事跟我說一件事情。」

 

「什麼事?」嘉樺邊專心開車邊聽馥甄說話。

 

「我們公司有新上任的總監。」

 

瞬間嘉樺愣了一下,下一秒恢復情緒,繼續專心開車的回,「然後呢?」

 

「然後,聽說她跟妳一樣染著紅髮。」

 

「……然後呢?」嘉樺開始緊張了。

 

「沒有然後了。」馥甄瞬間停止這個話題。

 

「喔……」嘉樺只回了幾句,讓馥甄起了疑心。

 

「怎麼?難道……」馥甄瞬間盯著嘉樺臉上看,讓嘉樺左臉頰汗水滑下,馥甄扯開笑容的接下去說:「妳就是那個總監?」

 

嘉樺瞬間尷尬了,自從回國到現在都沒跟馥甄提過自己工作的事情,突然間就這麼巧的發現馥甄也跟自己同一間公司上班,這下不曉得該怎麼開口跟她說。

 

畢竟,馥甄不喜歡有人欺騙她,但是現在才說的話,她會誤會我在欺騙她。

 

馥甄看著嘉樺遲遲沒說話,感覺到更加懷疑的問,「嘉樺,妳在哪裡工作?」

 

「我……」嘉樺吞了幾口口水後,嘴唇顫抖的回,「一間大公司。」

 

「那妳在那間大公司是做什麼的?」馥甄咄咄逼人的問嘉樺。

 

「做……做內部所有事情……」嘉樺越來越慌張了。

 

因為在這樣問下去,馥甄一定會知道所有事情的,等下她肯定會生氣直接走人的。

 

「內部的事情啊?那請問職位是什麼?」

 

「職位啊……職位……」剛好這時紅燈停下,嘉樺轉過頭看著她臉回答,「總監。」

 

馬上,馥甄的臉就變了,一瞬間冷酷的表情出現,讓嘉樺開始害怕了起來。

 

「妳不要跟我說,妳就是我們HE公司新上任的總監吧?」馥甄冷淡的語氣問著嘉樺。

 

「……」沉默了一下,嘉樺認為現在不說,遲早也得說。「是。」

 

下一秒,馥甄憤怒的打開車門,一頭不回的走下車去,丟下嘉樺一人在車內,被後頭車子叭後才發現已經綠燈了,這時要右轉也不能去追馥甄,只好直直往前開後,把車停在路邊停車格內,丟下車子,往回頭去找馥甄的身影。

 

沒想到……她人早已經不見了。

 

嘉樺失落的低下頭來,走回自己車內,認為自己先回家等馥甄回來跟她說個清楚,沒想到在家等啊等,一直到了晚上七點都還沒回來,讓嘉樺心急如焚。

 

她握著手機看著手機顯示,一通也沒打來,一封訊息也未傳來,看來馥甄真的是氣壞了。

 

這下我該怎麼辦……我該怎麼跟她說明事情來龍去脈……

 

突然大門打開,窩在沙發上的自己抬頭一看,只見馥甄拿著一大袋的湯麵走了過來,一臉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,鼓起了雙頰,不開心的表示自己欺騙了她。

 

嘉樺擔心這會讓兩人友情更不好,心急的解釋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才剛回國就接到新公司的職務,一時還未跟妳解釋,而且我今天也才發現妳上班的公司跟我同間,所以我才會一路上愣愣的開車,對不起啦!我真的不是有心要騙妳的。」嘉樺誠心誠意的道歉,卻迎面而來一個微笑。

 

「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瞞我的。」馥甄情緒漸漸的好轉。

 

「那妳剛剛還……」嘉樺指著自己鼓起的臉頰,裝她剛剛的模樣。

 

「我只是感到不悅,妳明明才剛回國,為什麼就能有這麼好的職位,而我卻在韓國剛畢業完,卻只有小小會計師的職位呢?」馥甄只是認為我們兩個人的實力為什麼會差這麼遠?

 

「那妳覺得我養的起妳嗎?」嘉樺的一句話,打斷馥甄的任何思緒。

 

養的起我嗎?這話是什麼意思?

 

嘉樺一臉燦爛的笑著跟馥甄說:「我想要照顧妳一輩子,妳覺得呢?」

 

馥甄驚訝的張開大嘴,直盯著嘉樺的笑容,腦袋重複她剛剛說的話,一時無法思考。

 

這是在告白嗎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篇劇情的長度也不會太長,大約適當的長度,大家能快速的追完喔!

我會繼續抱持著愉悅心情來寫每一篇文章,還有更大家有幾天時間度過愉快的直播,但是這周四的直播大多都掛我視頻,讓我心碎了TAT

這禮拜日要來宣導太妍演唱會的應援喔!請大家可以來跟愛神我一起直播複習應援喔!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丘比特之箭

愛神織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