輪流更新文章會有人錯亂嗎?

我怕也人錯亂所以問一下喔!不然我就會繼續這樣的節奏更新!

 

 

 

 

 

*以下正文

 

 

8. 同公司卻沒辦法見面

 

 

 

一星期過去,陳嘉樺開始要在HE大公司上任執行公務,當然進公司處理內部事情前,要先跟馥甄好好的相處一番。

 

馥甄打理自己身上的領帶,拍拍新量身訂造好的白色西裝,馥甄滿意自己身上的穿著,但是一抬頭往上看我的頭髮時,她的表情卻變嚴肅了起來。

 

「妳什麼時候染回黑髮?」

 

「那妳什麼時候才答應我給我照顧呢?」嘉樺故意的接話,被馥甄翻了一個白眼。

 

「我說了,不需要。」馥甄輕打嘉樺右手臂,要她別再提了。

 

嘉樺只有一番苦笑就沒有繼續說下去,深怕等等馥甄又像上次一拳揍我的肚子,使我躺在床上一天無法下床……

 

最怕馥甄生起氣的時候,因為她最不喜歡別人盧她或騙她,這不只讓她覺得心煩意亂還會惹火上身,更糟的還在後頭,有可能她一出拳就會把人給打趴在地,因為每拳必中要害,痛不欲身啊!

 

嘉樺打理好服裝後,先下樓發動車子,等待細心關閉家裡任何門窗與瓦斯後,才衝忙穿著鞋子跑了下來坐進車內,最後在把倉庫的大門關上才放心離開。

 

一路上兩人都沒什麼談話,因為自從嘉樺一直說要養馥甄開始,馥甄就一直對嘉樺的話有所防備,她很怕嘉樺又提起要養她的事情,因為會害怕。

 

以前讀書的時候,嘉樺就拋棄過她一次,所以馥甄很害怕這種約定又遭到背叛,不敢給嘉樺一個約定的機會,她寧可什麼約定都不要,就只要她能陪在自己身邊一輩子就好了。

 

就算兩人的身份與職位相差很大又怎樣?我們住在一起過一輩子也沒人會管!但是就怕嘉樺又哪天離我而去時,那種痛苦非常難受……

 

開車到HE公司門前,馥甄先行下車,隨後轉身告訴車內的嘉樺,「幾點下班?」

 

「我也不知道,我今天第一天上班,應該不會太晚吧?哈哈。」嘉樺傻笑的說道。

 

「那好吧!要是妳太晚下班,我就先回家喔,掰掰。」語畢,轉身就進公司內。

 

丟下坐在車內的嘉樺愣愣的看著她身影消失,沮喪的開車進公司的地下室停車,就直接用VIP電梯上總監辦公室裡頭辦公,但是走的這一路上心並不平靜。

 

才早上八點上班,會計部門進公司的人數不到一半,這又讓馥甄感到疑惑的問著坐在後頭的任家萱。

 

「今天怎麼那麼少人?」

 

「主管與助理都上高層見新上任總監去了。」任家萱回答馥甄的疑惑。

 

「喔……」馥甄沒什麼興趣在過問下去。

 

看來她今天會晚下班的樣子,我要一個人走回家了。

 

任家萱看田馥甄嘆聲氣又無精打采的模樣,不僅感到疑惑也覺得新奇。

 

「怎麼突然嘆氣呢?很少看妳嘆氣呢。」任家萱不僅過問了起來。

 

「沒事,只是有點……累。」馥甄不習慣說謊,對於有點累的字眼說的特別心虛。

 

任家萱察覺到田馥甄的異常,想了一會說道,「妳是不是在想男朋友啊?」

 

「男朋友?」馥甄一頭霧水的看著任家萱。

 

「是啊,不然妳幹麻唉聲嘆氣,一定是見不到男朋友才覺得累吧。」任家萱瞇起眼,賊笑著說著。

 

「我沒有男朋友,所以別亂猜測。」馥甄解釋清楚一切,否則被誤會大就糟糕了。

 

「好啦好啦,我知道妳在害羞,這也沒什麼啊,對不對。」說沒什麼,但是臉上卻笑的特別燦爛。

 

田馥甄已經懶的解釋下去,她轉回自己的桌面繼續整理日報表的項目,她決定忘記想陳嘉樺的念頭,專心把精力先放在工作上。

 

會計部門今天一整天也是安然無恙,進出的人數不到三個人,又是一種很快就能下班的節奏。

 

但是……上層新上任總監的事情就特別忙碌,甚至連開個會都超過三個小時以上,甚至連中午休息時間都沒有,直接進入工作裡頭,看到公司的所有帳務都快昏頭了,幾乎看不到盈潤都是虧損,這樣下去公司在不賺錢就要垮了。

 

一直搞著會計的帳務就用掉了半天,加上開會時間下來,就已經晚上七、八點了,甚至陳嘉樺很認真在工作關係,連她的助理都無法準時下班,甚至還得看總監臉色才行。

 

因為陳嘉樺不論怎麼扣除多餘的宣傳費與廣告費,就是沒辦法把所有費用打平,甚至在公司人力上出納的費用過高,多餘的人力讓整間公司費用多了許多,但是這時候要是砍除人力資源一定會被公司內部人員鬧得人仰馬翻,到底該怎麼解決才好。

 

頓時,忙碌的她不停的看著年報表,使得一旁的助理忍不住打叉她的思緒。

 

「那個……總監,很晚了,需要幫妳去買晚餐嗎?」助理說話顫抖的問著陳嘉樺。

 

「啊?」陳嘉樺一臉茫然,現在不是才剛過午餐時間嗎?怎麼就要吃晚餐了呢?

 

助理緊張的指著桌上的時鐘說:「總監,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四十分了。」

 

「真假!?」陳嘉樺起身把後頭的布簾拉開,看見黑暗中的亮光,才發現已經晚上了呀。

 

那馥甄呢?她自己一個人走回家嗎?那吃飯了嗎?睡了嗎?

 

陳嘉樺一整個失去年報表的事情,腦袋浮現關心馥甄的生活起居,甚至對馥甄感到抱歉。

 

助理看著一臉呆滯的總監,害怕的開口說:「那……總監,需要買晚餐嗎?」

 

陳嘉樺恢復思緒的轉過頭回應,「不用了,現在很晚了,妳先下班吧。」

 

助理一臉充滿希望又感動的回,「謝謝總監。」一下就衝出辦公室外,消失在走廊上。

 

陳嘉樺看了看身旁今天一整天沒動過得手機,滑開顯示,LINE有十幾個通知,點開通知,只見有馥甄留言給她。

 

『我先下班囉。』時間顯示12:00分。

 

『我先走回家了。』時間顯示12:15分。

 

『午飯吃咖哩飯,好嗎?』時間顯示13:10分。

 

『還在忙嗎?』時間顯示15:10分。

 

『今天晚上要吃什麼?』時間顯示16:05分。

 

『吃飯了嗎?』時間顯示18:00分。

 

『記得要吃飯。』時間顯示20:30分。

 

天啊!看到這麼馥甄留七個通知給自己,自己卻沒點開手機看也沒回覆她,她現在應該會生我的氣吧!她最討厭我不回覆她的LINE了。

 

陳嘉樺拿起椅背上的白色西裝就衝出辦公室外,搭VIP電梯下地下室開車,她一路上看著台北市區的美食,想了又想馥甄應該沒有我的叮嚀是不會吃飯的,還是滿點東西回去好了。

 

逛了一圈市區,買了咖哩飯、豪大大雞排、珍珠奶茶……等美食,就趕緊開回家停車庫裡頭後,衝上樓開門進去。

 

慌張的自己已經抱著被罵的心情去面對馥甄了,卻烙印在眼裡的畫面卻是……她熟睡在客廳沙發上,手還緊握著手機,看了真心疼。

 

想把手上美食放在客廳桌子上後,原本要蹲下身子抱起睡在沙發上的馥甄,卻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,她竟然睡醒而轉過身直視自己的臉蛋看,連手上美食都還沒放下的說。

 

「呃……吵到妳了嗎?」陳嘉樺尷尬的問她。

 

「現在幾點了?」田馥甄一臉茫然的問著。

 

「現在……」陳嘉樺看看牆壁上的時鐘,轉頭回應,「九點二十五分了。」

 

「那妳幾點下班?」

 

「欸……我、我剛下班沒多久而已。」陳嘉樺認為馥甄這樣問應該是生氣了。

 

「是不是有很多事要忙?」馥甄撐起身子來,揉了揉眼睛問。

 

「滿多的,但還算OK。」陳嘉樺傻笑的回應,惹的田馥甄不滿。

 

「妳還笑,妳知不知道我等妳等多久了。」馥甄把身旁的抱枕往陳嘉樺身上丟去。

 

陳嘉樺被抱枕丟中而感到抱歉的回,「對不起嘛,我沒注意到時間一時就埋入工作裡頭,還好助理提醒我,不然可能我凌晨才會回來……」

 

「那妳為什麼不看我LINE?」

 

「我沒注意看……對不起。」

 

「那妳吃飯了沒?」

 

「除了妳早上準備的早餐,剩下兩餐都還沒吃……」

 

「……那妳手上的是什麼。」田馥甄指著她手上的美食問。

 

「宵夜,要不要吃。」熱騰騰出爐的美食,邀約她一起吃。

 

田馥甄沒回話,一臉直盯著陳嘉樺手上的美食,不斷的吞入口水,飢餓的連肚子都咕嚕咕嚕叫的抗議了。

 

陳嘉樺曉得她一定沒吃,只要自己一天不叮嚀她吃飯,她真的會一餐不吃而睡一整天,真的令人擔心的小女人。

 

把美食放在桌子上,拿出裡頭所有台灣好吃的美食,讓一天未吃兩餐的兩個人吃得津津有味,甚至還互吃對方的雞排,互餵珍珠奶茶,兩人的心更貼近了一點。

 

田馥甄突然想到一件事而開口說:「陳嘉樺,為什麼妳辦公室不讓屬下進去?」

 

「有嗎?什麼時候?」陳嘉樺吃著雞排還打開電視的問。

 

「今天下午一點半,我想進妳辦公室找妳卻被攔住了。」

 

「咦?沒人告訴我妳來過。」陳嘉樺傻眼的轉頭問。

 

「那所以不是妳的指令囉?」田馥甄半信半疑的問她。

 

「當然,我怎麼可能不讓妳進我辦公室。」陳嘉樺百分之兩百的肯定,這絕對不是自己的命令。

 

「那好吧,那我下次不會在去找妳了。」

 

「喂,不要這樣,想找我就跟我說,我一定會讓妳進我辦公室的。」

 

「但是,我已經不想去妳辦公室找妳了。」

 

「那……那、那我去找妳總可以了吧!」陳嘉樺頓時想到解決辦法。

 

「啊?」田馥甄一臉皺眉不敢置信的看著陳嘉樺。

 

「總監看屬下工作樣子總可以了吧?」陳嘉樺竊笑了起來。

 

田馥甄不曉得陳嘉樺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告訴我,但是這樣雖然是一個辦法,但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,因為總不能她一個總監跑來會計找我這個小小會計人員的查吧!

 

別人看到一定會誤會什麼,到時候又會亂傳一通,更糟。

 

「妳自己想著辦,我不理妳了。」田馥甄把剩下的雞排丟入陳嘉樺手中,繼續說道,「我吃不下了,剩下給妳,我要去梳洗後要睡了。」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去。

 

丟下陳嘉樺一個人吃著剩下的雞排,還看著今天的頭條新聞後,把所有食物清理乾淨,嘆氣的看著田馥甄的房間看,心裡不斷的想著。

 

我什麼時候才能走進妳的房間與妳入睡,還有打開妳那冰冷的心呢?我好想永遠陪在妳身邊一輩子,永遠……

 

自己一人陷入情緒複雜的狀態下關掉電視,關掉多餘的客廳的燈,走進睡在馥甄隔壁的房間內,一人清洗所有負面情緒,而帶著一絲絲的希望入睡。

 

很想佔有馥甄的心,但是給了承諾卻不接受我的承諾,不曉得還有怎麼樣的舉動才能打入馥甄的心裡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以前很喜歡馥甄跟嘉樺的舉動,真的很像侑西的節奏。

現在祝福陳嘉樺生子還是能跟田馥甄抱持甜蜜的互動喔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丘比特之箭

愛神織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