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,我還沒解釋呢!魔法天使章數不多唷!

因為是依照小說規格寫得,章數有濃縮,但是文章字數大幅提高,就是這樣XD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二章 魔法的天賦

 

 

星伊現在還是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,無法想像她剛剛開口說「魔法」?

……更具體的問題是……魔法存在著?所以這裡所有的人都會用魔法,可是……自己根本就不會什麼魔法,而且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啊?

星伊很驚訝的表情,讓旁邊的容仙跟她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樣,完全不相信有這個地方。

而魔法教室裡走出一個老師來,看了旁邊的星伊,又對容仙說。

「就是她嗎?」疑問的語氣問著。

容仙點點頭,那個老師走到星伊旁邊看了看,然後又問著容仙。

「妳確定是她沒錯嗎?我看不出來她跟她們哪裡像。」那老師看了看星伊,很懷疑的問著。

「老師,妳跟我一樣,完全看不出來她們哪裡像。」容仙也跟那個老師的看法一樣。

星伊還傻傻的站在原地,完全不明白她們在談論的話題,直到後面有一位年紀顯高,有著修長的白鬍子的人走了過來。

兩人一排站著,對著他鞠躬,表示致敬的意思。

「校長好。」兩人一同回答。

「妳們好。」和諧的笑容回應。

星伊也一起跟著敬禮,校長看上去很和諧的樣子,星伊一直盯著那個校長看,校長也注意到她人了,走過去看了看星伊,然後摸摸自己白鬍子說。

「嗯……妳就是文星伊嗎?」打量星伊從上到下,很仔細的盯著她的模樣看。

「是的,校長就是她本人沒錯。」一旁的魔法老師回應。

校長拍拍星伊的肩膀,然後看了看星伊的臉,燦爛的笑容與星伊對話。

「嗯,跟王后長的一模一樣,沒想到終於找到她的女兒了。」校長認出她的臉與王后一樣美貌,但整個人卻帶有王的氣息。

「王后……?妳是說我親生母親?」星伊驚訝的問。

「是的。」校長笑笑肯定的回答。

「那……我母親到底是誰?那個拋棄我的母親是誰?」星伊看著校長問。

校長突然嚴肅了下來,面有難色的帶著星伊走進校長室,給星伊一封信封,然後看著窗外藍天白雲訴說著往事。

「二十四年前,妳才剛出生的那天,發生了一件魔法界與天界慘不忍篤的事件。」校長回想起那天的記憶……

二十四年前,當時的王與王后生下了一名女孩,魔法界與天界的人民得知後,都前來祝賀,大家歡喜鼓舞的辦起了宴會,慶祝王與王后終於有繼承者接位了。

王與王后在生下孩子後,立下了魔法界條款,王退位之後,接任的繼承者為王的小孩,也就是那名女孩。

當大家還處於興高采烈的情況下,卻沒料到,城牆外頭站在遠方虎視眈眈的魔族,籌備許久的破城辦法,一夕之間,把兩界都滅了。

當戰爭結束,殘餘一些魔法界的長者,為了維護未來的王,而偷偷把王的女兒送到凡間,交給了一名男子,就是現在的孤兒院院長,給他照顧。

但,誰知道……

女孩一走後,魔族得到消失魔法界剛誕生了繼承者,決定回頭追殺女孩,但他們不曉得女孩已經到了凡間,所以王與王后還剩下一口氣的時候,擋了魔族的攻擊,光榮的犧牲。

當魔族自以為稱霸天下時,他們未料到魔法界在默默守護著王的女兒,就是等待那一天女孩的歸來,而重新統治魔法界,滅掉魔族,一統天下太平。

校長回憶那段難忘的記憶過後,眼眶泛淚,使得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淚,恢復冷靜。

「妳手上的信封裡頭,是王后身前所給妳留下的親筆信,還有魔法條款,當妳被魔法界認同為王後,魔法條款會實現王的諾言,烙印王的證明在妳身上。」

當校長說了這段難忘的回憶,讓星伊一時無法接受與相信,認為這是騙局吧?

「你怎麼可能篤定我就是你們王的女兒呢?」星伊疑慮的問著校長。

「因為妳的頭髮、眼睛、臉蛋,完全就是王與王后的結合,更何況妳是經過三位長者默默守護的女孩,我們絕對不會認錯人的。」校長真誠的眼神緊盯著她看。

星伊根本無法相信自己並不是普通人,還有個統治魔法界的父母,這是真還是假

「我不相信……」星伊完全不相信校長說的話。

「那麼,我問妳,妳是否染過頭髮?」校長要讓星伊相信,只好驗證一些事實。

「有,是染過頭髮。」星伊誠實的回答。

「那是不是怎麼染,隔天妳的銀髮又出現了呢?」

「你怎麼會知道!?」星伊一臉驚恐,沒想到這位校長知道這件事情。

「因為歷代的王生下的小孩,都是單一獨特髮色,怎麼染都染不上去,不到一天時間就會變回原本髮色,這就是能證明王的小孩,其中一個事實。」

星伊驚慌,她的確因為這頭銀髮而被同學取笑,而曾經去染了黑髮,真的不到一天時間就變回原本銀髮,讓自己傷心欲絕,認為自己是怪物。

星伊還是無法相信校長所說的話,反駁他,「這又怎樣……又不能代表這樣我就是王的小孩吧!我完全不相信!」

校長知道她不會因為此事而相信,所以另有第二個事實要告訴她。

「妳的左手臂上是不是有個胎記呢?」

星伊震驚,他怎麼會知道我左手臂有胎記呢?

校長笑著回答,「是不是有個貌似像火焰的刺青呢?」

星伊愣住。

下一秒,右手掌心貼上左手臂的地方,兩眼直看著校長的眼睛問:「這個胎記……也是遺傳的嗎?」

「是的。」校長毫不猶豫的回答。

星伊一臉錯愕的低下頭望著地板看,右手的使力,快把左手臂給撕裂了。

她緩緩的開口說:「這個胎記……是我這一生最痛恨的烙印。」

星伊想起過去被同學嘲笑的記憶,深深埋藏在腦海裡,一刻也忘不了。

同學看到左手臂的胎記時,說過的狠話與排斥我的存在,讓我上課上的好痛苦,連坐在我旁邊的位子都不肯,更別說是直視我的臉說話了。

每當這個樣子時,我多想逃離這個學校,逃到天涯海角也好,只要讓我別看到他們那諷刺的臉,什麼都好。

但,往往都只是設想,要實現自己的想法時,都已經畢業各自發展去了。

好不容易,終於畢業不用讀書了,也終於要踏上全新的旅程了,終於可以捨去過往不堪的回憶,但是……卻擺脫不了烙印在身上的胎記。

「別這麼想,要是沒那個胎記,妳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。」校長拍拍星伊肩膀,鼓勵她別多想。

「什麼意思?」星伊不明白校長的意思是……

「每個魔法者的身上都有一個家族遺傳的胎記,那是能證明魔法者的象徵,還有,經過兩個世界的傳送門,必定要是魔法者才能通過,要是妳沒有那個魔法者的象證,也就是胎記的話,妳人就不會傳到魔法世界了,還會待在原本的世界裡。」校長的解釋,讓星伊大開眼界。

她突然頓時了解胎記的重要性,原來有這麼多用途與證明自己身份,看來自己也不該把胎記想的這麼糟才對。

校長走向後頭的櫃子上,拿了一個小盒子過來,擺在星伊面前的桌上,打開了它,只見裡頭只有一塊石頭,讓星伊緊盯著石頭看,納悶的不解這石頭是拿來做什麼的?

「這個石頭是?」星伊好奇的問校長。

「這個是傳送石,假如妳有想要去哪的時候,把石頭拿著心裡想著那個地方,馬上就會到達目的地,但是記住,只限於魔法世界,其餘世界沒辦法傳送。」校長跟星伊說明這個石頭的用途。

星伊了解這個石頭的用途,把這個石頭收好,說不定以後用途很大。

「那妳等等跟容仙一起回家吧。」校長拉站在一旁的容仙過來。

星伊一臉傻呼呼的看著站在前方的容仙,她擁有陽光般的笑容看著自己,一時無法直視她的笑容看。

離開了魔法教室,回到了剛剛那間屋子裡,坐在大客廳的沙發上,看了看四處白色的裝飾,還是有一點不習慣這樣的房子。

星伊回到了房間內,整理一下自己的行李,準備去外頭的溫泉池,泡個澡,放鬆一番。

畢竟,今天得知的事情太多了,想要整理頭腦的思緒一番。

誰知,一拿著自己的衣服後,正準備走出房子外,泡溫泉去時,一看見大客廳裡,一名女子光裸著身子,躺在沙發上看一本書,星伊嚇死了。

「啊!」

一聲尖叫,使躺在沙發上看書的容仙嚇的跳起來看她,反而正面直視她赤裸身子的星伊,更是慘叫一番。

「啊!啊!啊!」星伊慘叫三聲。

容仙快被她的尖叫震破耳膜了,趕緊去嗚上她的嘴,以免等等附近的鄰居都跑過來找我們了。

「妳幹嘛尖叫啊?」容仙一臉納悶的看著她。

星伊緊盯著她,從臉上到身下一掃,她快要噴鼻血就醫去了。

「嗚……嗚嗚……」嘴巴被摀住了,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
「什麼?」

「嗚嗚……」用手指著她沒穿衣服的身體。

「啊?」容仙一臉問號的看著她指著自己身體看,不解的接下去說:「我身體怎麼了嗎?」她一臉不知羞恥的問著星伊,害的星伊快暈過去了。

星伊拍掉容仙嗚住自己的嘴的手,大聲斥責她,「呀!妳、妳妳妳,妳怎麼沒穿衣服呢!」

「沒穿衣服?所以會怎樣嗎?」呆呆的問著星伊,一臉真的不解星伊的疑問點。

「妳知不知道這樣很不知羞恥啊!」星伊閉緊雙眼,不敢直視她光溜溜的身子看。

「有嗎?我覺得不會啊?」

「妳……趕快去穿衣服啦!」星伊一臉驚慌的推開容仙,然後自己趕快衝出大門外,丟下一臉無辜的容仙在房子內。

星伊跑到外頭的溫泉池去,一臉泛紅的蹲在溫泉池旁,衣服隨手一丟在一旁的池子邊,整個人魂不守舍的想著剛剛的畫面,遲遲退散不去。

抬頭一望,天空的月亮特別閃亮,不知道是因為星伊的回歸而光芒,還是笑她太純真而閃亮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最近被MoonSun甜的連微笑都僵直住了XD

真的太甜啦!想起以往的Taeny.....((甜死人了,要長螞蟻了XDD

雖然不曉得喜歡MoonSun多不多,但是真的一旦陷入了就難以脫身,這cp真的甜死人不償命!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神織女 的頭像
愛神織女

丘比特之箭

愛神織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