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ENY - SONE 
*有需要購買書本或加入任何網址,請到右邊的【愛神織女連結】點選任何一個進入!!! ❤❤❤❤ - - - - - - - - - > *開設LINE群組聊天,請在旁邊【愛神織女連結】點選加入,本人也在喔!❤❤❤❤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>*所有鎖文密碼:Taeny ((這個千萬別忘記,每篇文章都是這個密碼,謝謝❤❤❤❤

MoonSun喜愛的人不曉得多不多呢?

但對於她們之間的互動真的太有愛了,不得不寫出她們的故事XDDD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四章 不安的成分

 

 

上課第二天。

 

明朗的早晨伴隨者金容仙的笑容,文星伊第一次起床要去上課會這麼開心,還起的特別快,看來好日子要來臨了。

金容仙又帶文星伊到教室後,隨後來了一名沒見過的男子伴隨金容仙身旁,文星伊納悶,這又是想追金容仙的新對象嗎?

果然,漂亮、聰明的女生很多人追,但是心為什麼會這麼反常呢?

天啊!文星伊拜託妳,真的別喜歡上她,難道專情的文星伊就此打住嗎?

文星伊第二天上課還是一樣不專心的被導師點名,看來在一直想著金容仙的話,文星伊快要不是自己了。

今天上一整天的課,文星伊資質真的很不錯,一下就學會初學者的魔法,還很活用這些魔法在生活上,一下就能跳級得文星伊被導師誇獎了一番,笑得合不容嘴,心裡不斷的想跟金容仙炫耀。

誰知,她在學校怎麼都找不到金容仙的著落,走到外面魔法商店街也沒她的下落,帶著失落的情緒回到家裡,還想抱持著一絲絲的希望時,打開門,迎接自己的卻是空蕩蕩的房子,苦澀襲上心頭,沮喪地回到自己房間,一時不想出房門。

 

 

到了深夜。

 

文星伊又獨自上屋瓦,看著天空月色美麗,但心裡卻只有苦澀。

樓下又傳了男女的交談聲,文星伊不用去多想就曉得是誰回來了。

「妳改住這裡了?」男子指著眼前的房子。

「偶爾想換換住的地方。」金容仙沒多說原因。

「可是,妳原本的房子不是更好嗎?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偏離學校的房子呢?」男子又多問個問題,讓金容仙變臉。

「這是我的事情,你不用管,掰掰。」金容仙一頭不回地走進屋內。

看那男子被金容仙丟在門外,摸摸頭自認倒楣的轉身走掉。

文星伊看見這畫面只能扯開苦笑,這男人真的很不會把妹,連底線都不知道的一直問,誰會喜歡?

一樣下了屋瓦,走下樓去,又是看見她披著圍裙開火,嘴角上揚帶著愉悅心情炒菜,真不懂這女人前一秒變臉,後一秒愉快炒菜,是怎樣?

「幫我拿菜吃飯吧!」金容仙曉得文星伊走下樓,很順的開口叫她。

文星伊沒說什麼的走向前接過盤子,端上桌後,一樣坐下後,就想問金容仙。

「男人都是一個樣,總是以為這樣就能把到女生吧?妳說是不是。」金容仙當然知道文星伊想問什麼。

「是,但我想問的是妳很多人追,怎麼不給他們一次機會呢?」文星伊問的問題又讓金容仙疑問了。

為什麼我總是會猜錯她想問的話題呢?

「我對男人沒興趣。」這話一出,文星伊差點把嘴裡的菜吐了出來。

這話的意思難道是說……她喜歡女生?

「妳難道不會想交一個男朋友?」文星伊試探般的問。

「不想,我只是想單獨一個人生活。」金容仙玩弄著碗裡的菜。

「難道妳就不想有人照顧妳?」文星伊想得金容仙在逞強。

金容仙抬起頭看向她,無奈地對她說:「妳想照顧我嗎?」

「妳想要我照顧妳嗎?」文星伊又丟出一個疑問句給金容仙。

金容仙最會逞強了,要自己說出這麼肉麻的話是不可能,更別說把寂寞顯示出來被人發現,她對文星伊的兩次疑問句使得自己疑惑,自己是否該信任她呢?.

「太油膩了,不要。」金容仙最不喜歡油膩的話了。

「這樣會太油膩?」文星伊不解,一句關心會太油膩嗎?

金容仙沒多說什麼話,只把夾起的菜往文星伊嘴裡塞,「多吃一點,對身體好。」

文星伊咀嚼著被塞進嘴裡的菜,直盯著金容仙臉上的神情,總覺得她在逞強。

 

 

隔天。

 

一早又是烈陽升起的日子,文星伊一樣很迅速的起床,連金容仙走進她房內的時間都不需要了,只要在門外等著她就行了。

一如往常的走向學校,路途中多點嬉鬧的甜蜜感,明明才認識到現在才幾天而已,兩人的感情已經超越一般同學的程度,看來住在一起就是會不一樣。

金容仙一如往常陪文星伊到教室後,自己身旁總是多了一名男子陪同回她的教室,看似平常的舉動,卻讓文星伊很忌妒。

她漸漸的覺得很想取代金容仙身旁的那個人位子。

但自己明白金容仙並不需要自己的陪伴,她只是想要一位陪她聊天的談心者罷了。

今天上課完了之後,導師想要確認文星伊的魔法程度,把她叫到練習室去,但誰知被反鎖在裡頭。

文星伊發現不對勁的想硬開練習室的門,卻反而鎖的更緊,看似不對勁的找尋四周出路口,卻發現練習室只有大門這個出口,四面為牆,這下該怎麼解脫呢?

文星伊想了想這些天學會的魔法,依依施展出來,卻還是沒辦法改變現況問題,反而眼前畫面開始產生錯覺,模糊的焦點於眼前的牆壁上,只見多了一道門,門一開,眼看門後站著金容仙的背影,金容仙抱著一名男子而親吻著,突如其然的心痛湧上,汗水從臉上滑落打上地板,不曉得是心痛得昏了過去,還是難受的處境讓自己撐不住的倒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
最後一絲絲的聽覺,聽著腳步越走越近自己,耳邊傳入一句話。

「我會讓妳生不如死。」

最後的思緒斷在這一句話上。

昏沉得從沉睡的夢中清醒過來,模糊的視線未看清眼前的人是誰,整個人卻被一股力道給擁抱住了,頓時被她的擁抱給嚇住了,因為文星伊發現到抱著自己的人兒哭泣聲傳入自己耳內,心疼地伸出左手拍拍她後背來安慰她的情緒。

「妳醒了!身體有沒有還不舒服呢?」校長與導師從門口走了過來。

聽見校長的聲音,金容仙收回眼淚,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默默擦去臉上淚痕,鬆開還抱文星伊的擁抱,退到一邊去。

「沒有……」文星伊看了看四周,這裡是我的房間?「我怎麼會在這裡?」我記得我不是去練習室,然後就……失去意識?

「妳不記得了嗎?老師叫妳去練習室,當老師走到那裡時候,妳就昏倒在地板上了。」導師問起。

「我只記得……」文星伊想了一下,只想起那最後一句話,「我會讓妳生不如死。」

在場三人不解文星伊怎麼突然講這種話,但校長察覺到一股邪惡魔法襲捲而來,

看來邪惡魔法已經滲入學校內了。

「星伊,可否麻煩妳捲起左手的衣袖,讓我看看呢?」校長擔心的問。

「喔……好。」文星伊馬上捲起自己左手的袖子。

漸漸地往上拉,終於拉到最頂端時,卻發現自己左手臂的火焰印記正處於退卻,

紅色的印記漸漸退於白色,校長一看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了。

「糟糕,封印!」校長驚呼得看著火焰印記現況。

「校長,這是什麼意思?什麼糟了?」文星伊不解的問。

「看來妳昏倒的事情跟邪惡魔法力量有關!」校長害怕的事情沒想到會這麼快發生。

原以為當邪惡魔法力量找上我們的時候,正是能讓文星伊單獨迎戰的時候,卻沒想到……提早發現了文星伊的存在。

「校長,印記處於消失狀態,這下該怎麼辦呢?」導師一看化為白色印記的火焰卻漸漸要消失了。

「這下不行。」校長為難地看向一旁的金容仙,「容仙麻煩妳使用聖光。」

「可是我的聖光還沒……」金容仙不敢施展這還沒學到成熟的魔法施展在人身上,但校長很緊急的打斷她的任何思緒,「這只能用妳的能力解救了。」

當金容仙聽見這句話後,一時的害怕思緒收回,強烈的思緒踴躍上心頭。

「我……我可以的!」嬌滴滴的金容仙一時變的很堅強。

她非常想要解救文星伊目前的處境。

當文星伊躺回床上時,金容仙雙手緊握住她的左手,校長提醒著她們,「聽好,星伊,等等妳會處於光明與黑暗之間,要怎麼選擇於哪方是取決妳的思想,妳聽懂了嗎?」

「聽懂了。」文星伊懂,但不懂的是金容仙。

她頓時很害怕自己失敗而失去一個善良的朋友,自己是不是又會回到一個人的生活呢?

金容仙突然會對失去文星伊感到害怕,是因為失去的過多所以更害怕再失去一個能信任的人嗎?

「這屋內會只剩下妳們兩個人,我們其餘會守護在這屋子四周,妳們別在意外頭是否有動靜,專心在於自己思緒上。」校長最後講完這句話後,自己就與導師退到屋外,戒備著四周的突襲。

文星伊轉頭看向金容仙臉上害怕的情緒,突然一時起,伸出了右手撫摸著她的右臉頰,金容仙顫抖了一下後看向躺在床上的文星伊,她那深情的眼神讓金容仙感到安心。

「沒事的,我相信妳。」文星伊放心的把自己交給金容仙身上。

這句話鼓勵著金容仙,但也使她害怕的失去了文星伊這個朋友。

文星伊閉上雙眼,金容仙集中精神於雙手釋放出『聖光』,兩人雙雙進入夢境裡的幻覺。

當文星伊穿越過黑暗般的星空後,一睜開眼,四周為牆,身後為一道門,這場景使得文星伊心慌。

她懂得下一秒會重現著眼前多一道門,門後是金容仙的背影,而擁抱著一名男子而親吻著,這畫面讓文星伊再次承受傷害。

而金容仙使用聖光的力量驅趕文星伊體內的邪惡氣息,但也深陷於文星伊的夢境裡幻覺,但四周卻是一片空白,找不到去路而失去方向。

金容仙不明白,明明文星伊體內滲入邪惡氣息,為什麼進入的幻覺內卻是亮白色呢?什麼都沒有的幻覺,真的是文星伊的夢境嗎?

失去方向的金容仙一邊呼喊著文星伊的名字,卻只傳來自己聲音回音,這讓金容仙也著急了起來。

當然,文星伊她也不是很好過,一直處於在幻覺內,不斷重現著金容仙擁吻著男子的畫面,逼得文星伊失去理智的開始亂使用魔法攻擊那道門,但這是幻覺,魔法在這幻覺內是沒作用的。

一次又一次的使用魔法,不斷的消耗體力而喪失理智,文星伊痛不欲身的趴倒在地上,她不明白這場景不斷的入侵她腦海是為什麼?為什麼會讓自己傷心欲絕呢?到底為什麼?

金容仙,自己認識她的天數用兩隻手就能數的出來,為什麼會覺得自己不能失去她呢?為什麼看到她吻別人會這麼痛心呢?到底是為什麼……

十二年前,自己才十三歲的時候,跟一名比自己大一歲的女生在盪鞦韆地方認識。

那時的我們每天膩在一起,每天都約在公園裡的盪鞦韆等待對方到來,每天都分享今天上課的過程與快樂,一直都很快樂。

直到那天,她說長大後會跟我在一起的約定時,我不敢相信她的約定是否認真,但是還是深守著這個約定,沒想到……隔天她就再沒來過公園裡找自己玩盪鞦韆了,這讓文星伊不敢在去那個等待她了。

明明那時候的痛心已經承受過了,為什麼現在還會再承受一次同樣的痛心呢?明明那時候的她只是因為失去一名好朋友而傷心欲絕,為什麼現在看到金容仙吻一名男子也同樣的感到傷心欲絕呢?

這是為什麼……

文星伊躺在冰冷的地上,眼角默默流下深藏已久的眼淚,她開始感到人生無力而使得邪惡氣息入侵她整個幻覺。

四周潔白的牆壁都染上了黑暗,整個思想開始無法思考,金容仙的影響力竟然會讓她感到無力,她自己也不敢相信。

金容仙正在幻覺內,竟然一陣亮白的四周陷入黑暗裡,金容仙開始感到不安的找尋文星伊的下落。

心裡不斷的想著文星伊,內心漸漸陷入慌張內,她很害怕失去一名說要照顧她的人,她很害怕失去能成為好朋友的人,她很害怕……

「文星伊!」金容仙在這幻覺內大喊著她的名字。

頓時,文星伊的黑暗思想打斷,突然對幻覺感覺到疑惑。

剛剛那是……金容仙?

一陣黑暗與光明產生對立,整個幻覺被打亂了思緒,文星伊頓時好想見到金容仙,開始振作起來的找尋這幻覺的出口。

那道門又再次出現,畫面不斷的再次重複,文星伊不死心的嘗試逃出這幻覺的辦法,但就是怎麼都解不開這幻覺的出口。

到底這幻覺的鑰匙是什麼呢?我該怎麼逃出去?

冷靜了一番,閉上眼睛,想著找尋出口的辦法,卻腦海顯現出金容仙對自己微笑的模樣。

她那天真無邪的笑容佔據了整個畫面,不論遇到什麼困難與處境,她總是對我都是笑著的,沒有任何怨言與不滿,被自己油膩的言語嬉鬧著,不論她多不喜歡自己講很油膩的話,她下一秒還是會笑著對我。

她的笑容佔據了整個內心與腦海,無時無刻的笑能讓自己放鬆許多,但她為自己哭的畫面,竟然會讓自己感到慌亂。

想到這裡,文星伊頓時打開眼睛看著眼前多了一位女子的背影,她很明確這背影不是幻覺,不是門後的那個背影,是真實的人。

金容仙感到慌亂的轉身要踏出那一步時,看著文星伊對自己笑的畫面,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會頓時的跑出來作亂,明明這應該是要很開心的表現出自己才對,為什麼會覺得想哭呢?

頓時,四周為牆,文星伊身後又是一道門,金容仙的身後多了一道門而打開,金容仙當疑惑的準備轉身看向她身後那道門裡頭的畫面時,突然一股力量重心不穩的往前撲去,只見文星伊在自己眼前僅僅零點一公分而已,不明白她這個舉動的意思是……

文星伊當看到眼前的畫面又要再次重現前,拉過金容仙準備回頭看時的右手,自己的右手攬住她的細腰,支撐她的重量狠狠的吻上她那驚呼的唇。

沒有一絲的理由,就只想吻她,沒有一絲的猶豫,就只想吻她。

文星伊空閒的左手釋放出封印在體內的火焰,燃燒殆盡這整個幻覺,終於能解脫這令文星伊痛苦的幻覺內。

當文星伊從幻覺內清醒過來時,只見金容仙體力透支的趴倒在自己左邊,她的雙手還緊握著自己左手,看來她累壞了,因為隱約聽見金容仙說著夢話。

把金容仙抱起放在床上,讓她好好睡一覺時,只見自己左手引來一陣灼熱感,拉起衣袖才發現火焰印記正沸騰著,這代表著什麼意思呢?

文星伊看床上的人兒累壞的模樣也不想吵醒她,獨自一人走出屋外,只見屋內的校長與導師正等著她。

「看來是成功了。」校長放心的笑著說道。

「多虧了容仙。」導師很欣慰這學生。

「那個……」文星伊猶豫了一下,「聖光……我能學嗎?」

校長與導師互看一眼後,同時轉過看文星伊,「為什麼突然對聖光感到興趣?」

「因為……」文星伊想起幻覺內的恐懼,她也想解決有恐懼的人們,「我想幫助更多人,不被邪惡力量佔據。」

校長與導師兩人面有難色的互看了幾眼後,校長輕聲說道,「對不起,這件事情我沒辦法幫妳。」

「為什麼?是我不夠資格嗎?」文星伊不明白這原因是出在哪裡?

「不是,妳是絕對有資格能成為王的人,但是這件事情我沒辦法教妳。」校長嚴肅的說道。

「我想聽原因。」文星伊倔強的個性,非得知道原因不可。

校長面有難色的輕聲說道,「容仙她不是魔法者。」

這話使文星伊納悶,金容仙不是魔法者?

校長把秘密告訴文星伊知道,「她是天使,並非我們這一般的魔法者。」

「天使?」這是什麼意思?

「她是目前僅存的最後一位天使,正是我們魔法者要保護的重要人物。」校長抬起頭望著天空說道,「在經歷過大戰時,天使國與魔法世界都殘遭邪惡力量侵襲,魔法世界傷亡沒這麼慘重,但天使國就不一樣了,邪惡的魔王把所有天使都抓走,就為了天使的能力。」

「大家都曉得,天使的能力比我們魔法者的力量還強大,但是因為過於強大到能把人死而甦醒,所以魔王想佔據這個能力製作強大軍隊,當我們以為天使國已經沒僅存時,卻沒想到天空出現一道天使之門,只見那時候十四歲的金容仙從那道門走出,就沒見過其餘的天使者。」

「所以校長你的意思是……聖光是天使的招式!」文星伊頓時領悟,金容仙從來都沒在自己面前使出魔法.原來她不是魔法者。

「對,所以容仙她不會使用魔法,但是會天使的聖潔恢復能力,所以妳的病她才能解決。」

「原來……」難怪校長誰不叫來幫我治療,就只叫金容仙幫自己。

「星伊,妳擔負者魔法世界存亡的重責大任,王與王后走之前交給我許多東西都幫妳放在他們的雕像前,等待的就是妳的到來去找尋他們的心意吧!」

「我?」文星伊頓時感到沉重。

自己以為沒有什麼利用價值,卻沒想到一回來就得背負著世界的重責大任,我會不會變成絆腳石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最近愛神我也休息夠了,開始上班了!那更新的時間會很緩慢,請大家見諒!

不過文章的字數是真的會一章比一章多喔!所以可以看得過癮~

最近天氣變化很大,轉涼時也要注意穿著喔!記得保暖~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輝人最近出了Solo,開心啊!最喜歡輝人的嗓音了,迷人.....(著迷了!

還有容仙啊~我們隊長Solar也是!天啊!這一年四季真的讓MooMoo超滿足 (〃∀〃)~♡  

不過最後還是希望MAMAMOO的四個人能努力工作後能放長假休息,畢竟人也是會累的!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神織女 的頭像
愛神織女

丘比特之箭

愛神織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8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  • 訪客
  • 不更新了嗎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