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eNy - MoonSun - 2YG CP世界
*少時 CP文密碼一律都是:Taeny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 *MAMAMOO CP文密碼分為:日月;竹馬 ( 例如:[MoonSun]文 -> 日月;[2YG]-> 竹馬 )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*目前偶爾寫寫文章之外,還有經營YT頻道,所以會比較忙碌點,請多多包涵^^ ♥♥♥♥♥♥

更新更新,還是更新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三章 魔法者

 

早晨陽光升起,鳥兒飛進房間內,輕輕的在唱著歌,叫醒床上熟睡的人兒。

一大早起床,腦袋還沒清醒過來,只聽到門外有嘰嘰喳喳的聲音,然後下一秒後……

───

房門大力的撞在牆壁上,整個迷迷糊糊的腦袋都清醒過來,兩眼瞪大的看著她走過來。

「嗨,早安啊!」大大的甜美笑容,讓星伊看傻了眼。

「呃…………」愣愣的回應她的話。

她是來叫星伊去魔法教室上課的,但……一早看到她傻傻的模樣,好可愛。

「起床了,該去上課囉!」拉開一旁的窗簾,外頭的烈陽照進房內。

「唔……」熾熱的陽光讓眼睛一時睜不開。

「妳快點起床,上課要遲到了。」她拉走我身上的棉被,半夢半醒的被她拉進廁所內梳洗。

昏沉的腦袋一時無法看清眼前的畫面,一瞬間的冷水潑上臉頰,驚呼的向後彈開,瞬間清醒地瞪著鏡子裡那個笑著的女人,轉身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拉過,

一時的捉弄卻變成驚慌失措。

沒拿捏好力道的文星伊,原本很有把握地抓住金容仙的身軀,卻一時太用力地往自己靠上後,重心不穩的向後雙雙跌去。

一陣哀嚎,兩人一時站不起身,曖昧的氣息突然飄過。

當兩人都回過神看著對方眼睛幾秒鐘,那熟悉感與羞澀閃過,兩人雙雙彈開,背對背的整理身上衣物,但眼神無法集中的看向前方。

這是怎麼了?為什麼我的心跳的如此快?正常跳動啊!

但文星伊不專心的想著自己的心跳時,金容仙早已經站起身來,轉過身的伸出手來想扶起背對自己的文星伊。

「起得來嗎?」金容仙溫柔的聲音傳入文星伊耳內,卻惹得她臉頰泛紅。

「可……可以……我可以……」顫抖的聲音顯露自己緊張感。

文星伊從地板上起身後,拍拍自己身上後,無法直視地看向她,默默地轉過身自己梳洗,幾秒鐘過去,眼角瞄到鏡子中的金容仙不見身影後,才放鬆地拍拍自己心跳。

文星伊,妳是怎麼了?怎麼會對一個女人如此的慌張?

當文星伊還在想著這個問題時,門外的那個女人害臊的緊抓著自己臉蛋,犯傻的楞在那裡。

魔法教室。

金容仙帶文星伊到初學者教室內後就退去,當文星伊想問她去哪時,只見遠方一名男子跑近金容仙身旁,兩人親密的互動使文星伊把話吞回肚內,看著金容仙開心的跟那名男子走向遠方教室內,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舉動讓文星伊有點不悅。

打鐘聲響,初學部的導師走進初學者班級內。

全班同學起身、敬禮、坐下,規矩的舉動讓文星伊好不習慣。

自己原本已經脫離學校生活了,現在卻又要上學!吃不消啊!而且上的學校等級不同啊!連規矩也不同啊!

導師有注意到坐在最後一排今天剛進校的文星伊,刻意地想刁難她。

「星伊,發揮妳的潛能,把桌上的那隻毛筆,用魔法把她飄到空中。」假如連這麼簡單的魔法都不會,別說要學魔法了,連學魔法的資格都不夠格。

問題是星伊根本就真的不知道怎麼用魔法?

文星伊被導師點到的愣愣地站起身來,她現在根本不曉得怎麼用魔法要怎麼把毛筆飄向空中啊!導師第一天就找我麻煩,真是夠了。

在學校時期也是被同學欺負,現在連到新學校也要被導師欺負,我的人生難道只剩下被欺負的日子可過了嗎?

導師看文星伊都沒回應,不耐煩的開口,「文星伊!妳發什麼呆!」

文星伊被老師大喊嚇傻,但看看坐在座位上的同學都看向自己,自己還能怎樣?

只有兩種選擇,出糗跟施展魔法。

她把手放在毛筆的上方,心裡想著要毛筆飄浮,沒想到毛筆就在桌子上飄起來了,星伊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毛筆飄浮到空中。

老師點點頭認可星伊的魔法資格,星伊一定是遺傳到爸媽的天賦,這麼簡單的學會魔法的掌控,果然跟當年她爸媽一樣厲害,老師並不是討厭她,只是目前魔法世界戰亂,不加緊找到王位者,魔法世界恐怕會崩壞。

而且為了激烈文星伊體內的魔法潛能,所以才會嚴厲的開口叫她,希望他來上課不要太散漫。

但導師還是鼓掌的讚賞星伊的魔法,並提醒星伊一件事情。

「星伊,別一直把魔法用在身邊,總有一天魔法會背叛妳,而直接吞噬掉妳的人格,就會變成邪惡的魔法師。」星伊記下老師說的話。

「我絕對不會亂用魔法的,謝謝老師的管教。」老師很感動的看著星伊。

因為能像星伊這樣的孩子不多,因為大部分都拿來亂用,導致人格被吞噬掉,變成邪惡的那一方,而且星伊又是她們兩個的小孩,更不能被魔法吞噬掉。

星伊覺得魔法很好玩,現在一直拿毛筆飄浮在空中,對於魔法的好奇,老師也了解這個天真的小孩是那麼平凡的人,不過她身上背負的是魔法世界的重責大任,必須要完成使命才行,不想提早讓星伊有太多的壓力,所以老師決定了一件事。

「星伊,我看今天妳對魔法很好奇,我看……妳去外面的魔法商店看看吧!多了解魔法的東西放鬆自己。」星伊聽到老師說的話,很高興的點頭。

文星伊高興的不是要去逛街,而是不用上課了,開心!

「那老師我去看囉!掰掰。」星伊馬上衝出教室外,高興的在魔法商店街上逛。

人生從來沒有上過十分鐘的課程就下課,那當然要在導師改變心意之前先閃啦!

結果因為太過興奮,不小心撞到了一個高高的男子,那個男子不爽的對星伊揮拳,不曉得是星伊太靈活還是運動很好,竟然一下閃過那男子拳頭,更讓那男子不爽了。

「喂,走路不看前面的嗎!撞到了本少爺,不會說聲抱歉嗎!」很兇的對著星伊吼,星伊嚇愣一下。

「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撞到你的。」那個男子詭異的對著星伊笑,然後上下打量星伊的身材。

「嗯……我好像沒看過妳,難道是魔法初學者,長的不錯嗎!要不要陪哥哥去玩呀!」說完就想要把星伊帶走。

不過那名男子還沒抓住星伊,就馬上停在星伊的面前不動,看起來是被定住了一樣,一動也不動,只見那名男子身後走來兩個女生,文星伊不解地往後看去。

「這……這是束縛咒。」男子的後面來了兩個女生,一個帥氣的走了過來,另一個跟隨在後走過來。

「你又想對初學者幹麻。」那名帥氣的女生開口。

「沒……沒有,妳誤會了,我只是想帶初學者去逛逛而已。」那名男子害怕的顫抖著。

「下次在被我看到你亂帶初學者,我可不會輕易的放過你。」那名女生看了看前面帥氣女生後,把那名男子身上的魔法解除。

「是……」那名男子站不穩的退到一旁去。

「那還待在這裡幹麻,不趕快滾。」那名帥氣的女生瞪了那名男子,然後揮了手要他滾。

「小姐,妳又把他給趕走了。」那名男子趕緊跑走後,她身後女生走過來對她說著話。

「那是當然的啊!誰叫他每次都欺負初學者,教訓一下也是應該的,還有……輝人別叫我小姐,叫我惠真,我不習慣人家叫我小姐,況且妳比我大。」那名帥氣的女生靠近那個女生回答,只見後頭那女生擺出不悅的表情。

「妳是新來的嗎?」帥氣的女生轉過身來,看了看星伊之後問。

星伊點頭,這個女生很有氣勢,是個不簡單的女生,是不是該拜她為大姊大呀?

「我叫安惠真,她叫丁輝人,她是我的女人。」

星伊有點傻住了,因為聽到『她是我的女人』這句話,沒想到女生喜歡女生,還以為這世界上只有自己喜歡女生,原來……也有人跟我一樣。

「別誤會,我跟小姐她只是暫定契約的主人與僕人般的感情,並不是真的在一起,請妳別太介意。」那個叫丁輝人的女生走過安惠真身前,對文星伊說著事實。

「不,我一點都不介意。」星伊搖搖頭,就算不是真的,但是能感覺得出安惠真這女人心意是肯定的。

「妳一直待在那裡要多久,還不快點回來。」惠真走遠了還不忘得停下來,往後叫了輝人的名字。

輝人對星伊鞠躬後,走回惠真身後,惠真走向前看了看星伊,惠真用束縛咒定住星伊,不過用在星伊上的束縛咒,沒想到被反彈回來了,惠真第一次自己的魔法竟然對別人沒效。

「沒想到這世界上有人可以把我的魔法反彈,哈哈,妳是我安惠真的勁敵。」惠真大笑的把文星伊當勁敵了。

文星伊一臉傻樣,我還沒拜妳為大姊大,我就被妳盯上了,這下我該怎麼過啊……

說完後,惠真就直接走掉,輝人趕緊追上惠真的腳步,還愣在原地的星伊,不知所措的看著惠真的方向,看來往後的日子難過了。

不過還是放下所有煩惱,繼續的逛魔法商店街,買了自己比較需要的東西,走進了自己的房子,悠悠哉哉的躺在床上睡覺,進入魔法世界的第一天,就這麼快過了……

當夜色漸漸黑暗了起來,月光在夜空中閃亮著。

很閒的文星伊一整天躺在床上昏昏欲睡,但是就是沒辦法入睡,平常的自己明明就很容易入睡,怎麼一到了這裡躺在床上就是睡不著呢?

帶著不解的心情走向屋內的頂樓,打開屋頂的窗戶爬了出去,坐在屋瓦上看著天空的月光而吹來溫暖的微風,心情放鬆了許多,原來魔法世界的月光也跟人類世界一樣美麗呀!

漸漸放鬆的心情因底下的男女交談聲吸引了過去。

不出所料,會吸引住文星伊看月光的情緒就只有……金容仙!

文星伊不解,這麼晚了,她才剛放學嗎?

其實並不是這樣的,是金容仙跟她身旁的男子出去約會,但說是約會也不算是約會,因為他們對話內容滿奇怪的氛圍。

「容仙,今天過得覺得如何?」男子親溺的撫摸容仙的秀髮,文星伊看在眼裡但心裡恨得癢癢。

「還不錯,很放鬆。」金容仙笑的讓坐在屋瓦上看著她的文星伊著迷。

「那……容仙我……」男子緊張的轉過身面對容仙,結巴的說不出下一句話。

「不行,我對你只有同學間的感情而已。」容仙很明白他想說什麼,因為這不知道是第幾個男生這樣約她出去然後趁機告白。

「可是……我跟其他的男生不一樣,我只對妳專一。」那男子這樣講,文星伊差點吐血。

這裡的男生把妹都是這樣老招嗎?我都快看不下去了。

「對不起,你這句話是我出生到現在聽過第N遍了。」金容仙很不想把氣氛搞砸,但是太超過就沒希望了。

「呃……原來……那!」那男子想講下去,但被金容仙打斷,「要是想當同學就不要越線,希望你有聽進去。」丟下愣住的男子在原地,自己走進屋內。

文星伊在屋頂上看了齣好戲,讓自己愉悅了不少,但是……這裡不是我家嗎?金容仙怎麼會很自然地走進我家啊?

看那男子失落的走掉,文星伊也趕緊從屋瓦上下來,從屋頂走下樓去,看著金容仙穿著圍裙開火,自己一股衝動的走向前從後抱住她,她嚇得驚呼,但卻還是很快恢復冷靜的繼續眼前的動作。

其實嚇傻的是文星伊,自己從來不會對不熟的人從後抱她,但不曉得為什麼一股衝動就是想從身後抱住她,這是為什麼?

心臟啊!拜託你正常跳動啊!我不想一來這個世界心就被帶走了,我還在等著那個約定的她啊!

金容仙關了火,把炒好的菜放入盤中,轉過身來請文星伊放在一旁的桌上,準備吃飯啦!

但一坐下後,文星伊一臉不解的想問她,卻被搶先開口了。

「妳是想問我怎麼會這麼晚回家,而且還跟一名男生走回家嗎?」金容仙早就猜想到她在想什麼了。

「不是。」文星伊搖著頭,使金容仙傻愣。

自己活了這麼久從來沒猜錯一個人的心思,這下換我難堪了。

「我是想問妳為什麼會跑來我家?」文星伊看著她驚呆的表情覺得好笑。

這女人一驚訝後就會變這麼呆樣嗎?也太可愛了吧!

「反正我回到家也只有我一個人,那不如跑來找妳還可以聊聊天。」金容仙說的輕鬆,但臉上顯得寂寞。

「妳爸媽呢?」這話題挑起了文星伊的好奇。

……我一直以來都沒爸媽。」金容仙撇開失落的眼神,夾著眼前的菜吃著。

文星伊瞬間閉嘴,這下換她尷尬了,提到不該提的話題。

「對不起,我不曉得……」文星伊想安慰金容仙,但金容仙才沒這麼脆弱。

「沒事,這事情我習慣了。」金容仙提起笑容來回應文星伊。

但文星伊還是察覺得出他內心的寂寞與悲傷,突然站起身向前抱住金容仙的身軀,默默在她耳邊說著,「我也是只有一個人,我們互相照顧吧!」

金容仙一時無法把文星伊的話吸收,只覺得這女人對自己這麼好,是有什麼目的嗎?

「妳是想要什麼嗎?」金容仙半信半疑地問著。

「我會想要什麼嗎?」把疑問句丟會去的文星伊,讓金容仙傻樣出現。

金容仙真的對疑問句無法回應,只能傻樣的楞楞給人家抱著也不反擊,這下讓她都產生了疑惑。

從來不會對任何人展開內心的金容仙,竟然會無法反駁文星伊的話,這下該怎麼辦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最近靈感源源不斷,寫得很順利!更新可以更得比較快喔!XD

但是最近愛神我專注於休養,所以電腦也不太能常開來玩,需要讓我緩衝一下文章上傳時間喔!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神織女 的頭像
愛神織女

丘比特之箭

愛神織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